今天的染青依然是一只鸽子

你好!这儿染青!头像是我专华的画的哟!!她敲厉害的!近期沉迷凹凸和YOI,楚留香手游,永远喜欢 华武 华云,武云,暗云 维勇,瑞金,安雷 雷卡 较杂食。刀乱沉迷清安 兼堀 好好填flag不ky ky退散! 表白太太们!!!!!

安愿

※主冲田组  以后有新选组及刃出现
※ooc,小学生文笔,私设如山,架空文,阴阳师设定,阴阳师天才门徒清ⅹ式神狐妖安定。另总司是平京阴阳师,狐妖安定的恩人。有新选组注意(感叹新选组的各位真是多才多义?)
※如不介意小生的文笔,请各位看观往下看

在人心不稳,魑魅魍魉四处作祟的平安京时代,有着一个集中世间的阴阳师们使其一起守护平安京的阴阳寮里,一位寮內敬谓的天才阴阳师室内,一个栗深发色虽身着此位天才阴阳师的门徒独有的淡蓝色狩衣的,但不遮盖他生来的才智英气的少年和一个同样身着淡蓝色狩衣也不遮盖他稍有阳光活泼的性格,但腰间系着红白相间细缨绳和一对狐耳的少年正品着糕点的缘因在门徒跟前毫无警惕反而极其信赖此人般地放松警惕地从脑袋上冒一对近于墨蓝色马尾发色的狐耳正无意地扑腾它那诱人揉摸的狐耳低头继而吃着糕点的狐妖。旁边的栗深发色的人儿正无奈看着他

你呀——一遇到吃的就止不住嘴,吃太多小心变胖,那样就不可爱了哦?

呣……我一直在山里跟冲田君一齐驱逐那些妖怪,我怕干粮不够就让出来让冲田君和其他人了,已经忍了几天没吃东西,难得回来打打牙祭,你就让我吃个够嘛…唔呣——阿步姐做的东西真好吃…唔!咳咳咳咳……

狐妖少年因为边吃边说话的缘故呛到,出于本能赶紧放下点心捂着嘴,慌张地抓起水喝让嘴里的食品使其随着水慢慢咽下后,稍有余慌地抚着心口。在其一旁目观一切的栗深发色人也见此状,脸上有几分被逗笑的窃喜后别过头作平息情绪后,故装起大人的样子咳了几声语气里稍有几分责怪

咳!安定——都说了不许边吃东西边说话,总司的话你不记得了?

哈……?明明是清光你问起我的,你还怪我?再说了,你刚才笑了吧?!装什么大人…

这个名为安定的狐妖少年不屑地半月平着他那湛蓝的眸子瞪着这个坐在一旁的栗深发色的被他称为清光的人,自然名为清光也回敬般地抬手将手轻握拳空出拇指与食指作圈然后在人脑门上一弹,脑袋的主人也作出反应

哼哼——安定?看招!

哼——你干嘛……?唔……嘶——清光!

哈哈果然中招了吧?

你等着——!

两人起身打闹着,等力竭之后放弃你追我赶的游戏,一起躺下头靠头休息,两人抬眼才发现已是下午,清光抬头望着室外那快要下山的太阳,皱了一下他那英气细长的眉,愣了一下后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坐起身惊呼,一旁的安定也应声而起正疑惑眨眨眼

啊!——今天不是……   他低颔沉思
嗯……?清光你忘了吗?今天是冲田君的……

两人不用想也同声异囗道到今天是他们更敬爱的人——冲田总司的生日

(总司的)生日!

我就难怪着为什么近藤先生一大早上找总司……我真是笨啊……

那现在去外面买礼物吧?从永仓先生那听说,爱宕山有庙会,我们现在就去吧?

哈……?爱宕山离这儿远的很……喂!你平嘛拉我?!

你还磨蹭什么?你忘了我是什么了么?  

言毕后扑腾耳朵用食指指指他那狐耳。落毕跑去柜箱里拿出自己的铜钱袋垫量着,心想冲田给他的铜钱幸亏没多花,再加上以前在山上用妖术化成人类的小孩为迷路的人指路,日久天长,人们还以为是山神的使者,传言传出去后,路过此山的人为了图保佑,常常在草从里,树干上,枯叶下留下一点水果和碎铜钱作为报答,天真无知的小狐妖安定当然也是收下了。不过此事被驱妖人知道后,真将安定为缉抓目标。在被追捕过程中受了咒伤在沉山里呜呼着,正当自己妖术漏失已经不能以人型支撑被前来探查此事的阴阳师冲田总司救下。被人带到阴阳寮里才知晓冲田总司并不是可恶的驱妖人而是守护平安京的阴阳师。等警备性解除后才知晓全事的过程,传言也应随消散。传言虽然消散了,山自己自然也不能回了。正当安定想着回兄长身边栖息,却被冲田总司误认他无路可去,便让安定留下与门徒清光一齐生活,安定也是个对人类好奇的孩子,在心里打着他的小算盘想着何乐而不为呢?于是留了下来,跟着清光一起长大,不只是妖术提升也习得了一点益于人的咒术,不知不觉两人当起了冲田总司的小助手,由于安定是狐妖,妖气感知比人类强几倍,又爱闯荡这个优点让安定成了整个阴阳寮人人知晓的“小情报员”

忆着往事的安定眼中的温柔泛出了几分,也鼓动了外出的心。赶紧拿着几张常用守身符和驱妖符与铜钱袋一齐放入布里打结提着。一旁的清光也起身应声而答,

狐妖啊……你难不成……呜哇?!

清光还未反应过来,安定已经拉着清光出门到庭院以妖术引化雾化显狐狐真身,仰头观察天空是否有飞行妖,确保俯视清光,无耐心跺着爪,示意他上来

你好慢啊,明知爱宕山远,还不上来?

那等我收拾衣装才行啊? 言毕指指脖前散出的头发道。

呜哇——!你好烦吶,这样行了吧?! 挥爪一点使妖术令其帮人收拾后衔起清光至背,清光也条件反应抓紧毛以保安全,等反应过来,他们早已腾空已起向爱宕山方向飞去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