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染青依然是一只鸽子

你好!这儿染青!头像是我专华的画的哟!!她敲厉害的!近期沉迷凹凸和YOI,楚留香手游,永远喜欢 华武 华云,武云,暗云 维勇,瑞金,安雷 雷卡 较杂食。刀乱沉迷清安 兼堀 好好填flag不ky ky退散! 表白太太们!!!!!

其实是个点戏

    ooc属于我   清安向(?)  花丸风走向安定戏:

【此时虽处于寒冬,但锻炼从不会停下。这个习惯估计就是从冲田君选择自己为佩刀,带进屯所时开始留下的。每次闭上眼时,那个自己所憧憬的身影总会窜入眼帘。熟悉的执刃练习姿势。仔细看着那个身影的话,嘴角上总是出现一抹温柔的笑意,或者是自己太喜欢冲田君的原因,一直闭着眼微仰起头,感觉着从橱窗窜进来的阳光。试图让这个身影变得明亮。身影变得清晰了。冲田君面上的表情也看得清楚,那张脸依然还是精神奕奕的,不知道是太怀念冲田君,耳畔传来熟悉但不是冲田君的声音。】

“安定?安定?!”

【那个声音愈来愈近,自己也被拉回神,张开眼后,湛蓝的眸中映着的是清光的脸,他那酒红眼眸也同样映着的是自己被拉神后有些愣着的表情。】

啊…清光…嗯?等等?!你迟到了!

“诶——但是安定你不是来练习刀法吗?你刚刚走神了,作为惩罚——”

惩罚什么啊?我可是早早起来练习的,倒是清光你放我鸽子了吧?!你看我手都冻……好冻?!

【本来想不满的抱怨,结果话还没说完,有什么东西从后衣领里塞进,后知后觉感知是雪,身体也因条件反射作出反应,整个人惊地跳起试图让冰冷的雪从身上离开,奈何上衣衣尾是塞进行灯袴袴头。折腾不出有点生气地朝往雪地里跑的清光吼叫。】

清光!!!!!

“反应还真是慢啊安定。”

【道出挑衅的清光脸上挂着恶作剧成功所炫耀的笑容。自己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奔雪地。往地上抓了一把雪握成球,趁人也在握雪球的时候朝人脑袋上来一记雪球攻击。】

清光看招!

“呜哇?!那我要认真起来了——安定吃我一记雪球!”

【就这样我们已经将练习一事抛在脑后,开始用雪球还敬般地向双方扔去,打起了久违的雪仗】

“哈哈哈哈哈哈哈丢不中!安定你乱扔的……呜哇?!”

唔……看招!哈哈哈哈哈哈那你不也一样。

【打雪仗直到筋疲力尽的时候我们两个一齐躺在白花花的雪地里,但脸上挂的是灿烂的笑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总觉得这种感觉好怀念啊

“哈哈哈哈哈哈那当然啊我们之前不是干过嘛,结果被长谷部训了一顿来着。”

哈哈哈哈也是,之后还感冒了,人类的身体真的脆弱啊…

【抬手半遮住冬阳,有点走神地看着自己的手,忆起一些不好的回忆。就这样沉默了几秒。身旁人似有意无意地岔开话题。】

“但是啊,有了人类的身体还有自己的意识。我倒是觉得挺好的啊。对了,说起来现在已经12月了吧。估计再过两周就是现世西方的圣诞节了。”

西方的圣诞节?

“嗯,如果换过去的时代来说,西方国家就是攘夷吧……大概。我在主上书上看到的,那个节日对他们来说是非常重要,像过年一样?还可以许愿哦!”

但是……攘夷的节日我们为什么要过啊?

“嘛——咱们凑凑热闹嘛,你有什么愿望想许的吗?除了想变得像冲田君一样强大的愿望——”

【等清光道完,脑门却被弹了一下,有点埋怨的微瞟一眼,然后放下手考虑了一下。】

唔……愿望吗……大概…才不告诉你咧

[没有了吧,毕竟你们都在我身旁,对我来说这是最好的礼物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