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染青依然是一只鸽子

你好!这儿染青!头像是我专华的画的哟!!她敲厉害的!近期沉迷凹凸和YOI,楚留香手游,永远喜欢 华武 华云,武云,暗云 维勇,瑞金,安雷 雷卡 较杂食。刀乱沉迷清安 兼堀 好好填flag不ky ky退散! 表白太太们!!!!!

安定自戏

迟来的0719冲田总司祭

私设多,历史中并未发生
多人出现注意

呼——剑术练习完毕……嗯?那里好热闹啊【练习剑术毕后打算去庭院活动筋骨却听到熙熙攘攘的讨论声,出于好奇闻声走到玄关处便看到短刀们聚到一块在讨论着什么,心想着还是不打扰的好,可短刀们讨论的内容自己最终还是听完了】

“药研哥药研哥,昙花真的是这样的吗?”

“是啊,不过现在花苞还未成熟估计明天午夜能开放,昙花开花的时候十分漂亮哦,我之前只在书籍里看到彩图,从未看过本体。看来今天有眼福了”

“药研哥要熬夜看昙花吗?嘿嘿…我也想看!”

“我……我也是…我想目睹一下昙花盛开!”

“那明天晚上我们一起熬看昙花吧!你说好吗?药研哥”

……

【听见昙花一词心里暗叹着  [现在已经是昙花盛开的时候了吗……今天也是冲田君逝去175周年了…冲田君…]一忆起在植木屋内亲眼目睹冲田君的逝去,低頷眸子暗淡下来双手握紧指甲也随之泛白微咬着牙忍耐心中的悲伤,抬脚正打算悄悄离开这处,却不料听到神铃被人摇晃的铃声,摇摇脑袋让其悲伤驱散,重振精神后便随之来到大厅前集合如自己所料同为新选组刃的各位早己来到神铃前】

“安定——好慢啊这边”
“啊,大和守你真敢迟到啊!”
“大和守桑早安!嘛——兼桑我们也刚刚到哦?”
“啊……是吗”  “嗯,是的”
“哟,大和守早你练剑术练入神了吗?今天来得有点慢哦”
【闻见大家的嘘寒问暖,心中多了几分安逸,习惯地弯眸咧嘴笑着抬手打招呼】大家早啊,刚刚在玄关处休息了一会就……哈哈哈哈练入神沒这么夸张【揉后脑勺谦意地苦笑几声】

“大家集合!时间溯行军又干扰历史了,出阵刀剑如下最后一名为队长: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今剑,长曾祢虎彻  以上,地点是1869年的江户都港区元麻布三丁目专称寺附近,主上猜测时间溯行军有意助当时的埋伏在元麻布三丁目长州藩企图铲除前来思悼的被冲田总司教导过的新选组成员。可在正史上,长州藩并没有在那个时候与新选组开战…估计时间溯行军涉入其中混乱人心,你们的任务就是在长州藩还没与新选组开战之前阻止时间溯行军和维护正史轨道。离出阵还有30分钟准备……”

“诶?!时间溯行军已经侵入那个时代了吗?”
“嘁…可恶,居然利用人心改变历史…赶紧准备阻止它们”
“话说回来,我还是第一次跟新选组的各位一齐出阵……嘛!大家齐心协力把时间溯行军驱除吧!请多指教啰!”
“也是呢,请多指教哦?”
“今剑桑行动敏捷,侦察隐藏高,对晚战有很大利处呢!请多指教!”

说的也是…今剑,请多指教!不过敌人能提前侵入说明这次的敌人比往常的敌人要强,要小心一点哦?
【听着同伴们相互勉励,因此心安了不多,但笑容下却怀着对时间溯行军的仇恨,心中暗誓必将时间溯行军消灭。重振精神深吸一口气,眼眸里也随之多了几分坚定。回头踏步回和室穿戴战斗服装,束好手甲过程中同为冲田君爱刃之一的清光正打量着自己,毕后半玩笑般发话道】

你的眼神跟以前不一样了,眼神变得坚定多了,不会是因为今天是那个人的逝去的日子所以要报仇雪恨吧?

怎么会……【闻毕苦笑道】这样会改变历史不是吗?就算报了仇……也没什么用!【语毕披上羽织,余风飘散后整理衣领,拿起刀架上的本刃抽出,如自己所见,刃也随着自己的守护历史的强烈信念,刃光也愈发凛冽,收刃于刀鞘】

也是…那我们也要认真起来了啊!

ぁ——走吧,清光!大家都在等着我们

啊——走吧!

【人员集合毕后,看着长曾祢桑调动时光穿越器,各位随着光芒一齐发送到1869年的江户,眼前的风景变得陌生起来,眸间多了一丝牵挂和悲伤,为了不让各位瞧见深吸一口气整理思绪,听从队长的安排】

长曾祢队长,战斗计划怎样安排?

“嗯…先把时间溯行军引离专称寺,尽量在户外战斗,少引起附近人的注意,时间溯行军一共有10个,如果溯行军逃到专称寺里让加州和大和守收拾,各位要谨慎不出意外的驱除敌人。”

诶?我们吗?【疑惑地与清光相视着】

嗯……说不定有什么特别安排吧?

ぁ?那是什么…

谁知道
【瞧见人无奈摊手,便微摇头不再想下去四处周望侦察着四周是否有时间溯行军出现 ,果出处所料,时间溯行军在离专称寺不近的居房脊上埋伏着,出于本能地抽出本刃,眼眸中满是嗜战】哦呀——找到了
“呵……原来在那啊,在这个没有炮火的时代战斗感觉真好,来大干一场吧!”

“分成三组战斗吧,这样容易引敌方便作战,总有个相互照应”
“安定!我们去专称寺附近引离敌人”
嗯!【跟着清光向专称寺方向跑去,查察到周围安静地不像话,心里忐忑不安,开囗问道】呐——清光,你不觉得奇怪吗?

太过安静——吗

嗯……嗯?!来了!【屋脊的黑影瞬间移到面前,挥刃挡下一击吃力耐劲的旋刃以雷电之速势于敌刃肩脖处划出光弧,敌刃也随之消散,回身重作战姿,在与清光耐劲的敌刃身一划,敌刃也一分二半随之消失,抬眼发现清光背后有一把敌刃想偷袭,打横抬起刃身替清光挡过一击,随而抽出刀鞘与本刃一齐将敌本刃交叉锁紧,看准时间向正在半蹲躲避攻击的清光喊道】清光!趁现在!

哦啦哦啦哦啦——!

【待敌刃被清光斩杀,转身靠着清光的背,出于两人在冲田君在世直至现在培养出的默契,双方信任着彼此将后背与性命交付于对方,战姿准备完毕,侧刃于前方提防周围,确保四处安全才继续在专称寺周边徘徊巡查着也不忘调侃几句缓缓彼此的紧张的情绪】真不愧是清光,刀法如初一辙。哼……稍微有点热血沸腾了呢。

同为总司的爱刃的你也是如此,刚才谢谢你了,不然就陷入苦战了

谢什么,我们不是同伴吗?对了,不如爬上屋脊看看情况如何?【抬手以刃向身后居屋指指】

嗯,走吧,小心点别让人看见了

【只身攀上屋脊确认安全后伸手帮助清光攀上来,两人俯望屋下的情况确认有三个敌刃正与和泉守和堀川作战,有三个敌刃已被长曾祢和今剑消灭,暗念剩下的两个去哪了,四处张望着,才发现剩下的敌刃正在专称寺西边围墙内埋伏着,与清光眼神交流跃下屋脊,一同向专称寺跑去】
啧,得赶快才行,不然新选组就快来了。安定我们从东门潜进去偷袭吧?

【应声回头听着清光的提案,笑着应道】了解,清光在本丸待久了,作战经验也多了呢

那是当然的吧?

嘛——接下来要认真起来了
【两人一同达到专称寺东门悄悄潜进,忆起从屋脊上看到的地点,按照记忆悄悄达到西边围墙玄角,两人探头打探着离不远处的时间溯行军】在那里——!

真让我们好找——安定,我打头阵斩杀胁差后,等大太反应过来一齐将大太刀将其斩杀如何?

嗯——就这样干吧

【跟着清光脚步轻声疾步以疾风之姿协助清光斩杀胁差,同时斩下大太的左臂旋刃向上,迅速刺进大太的胸膛,半蹲伸腿绊倒敌刃使其失去平衡】清光!

这一招——是认真的!

【见人侧刃刀鋩向上往大太身后一划,敌刃倒下之时也随之消散旋手挥刃收于刀鞘,回头与清光如往常拳背击拳背相视一笑】呼……任务完成——

呼——对了今天是总司逝去的日子,要去看望一下他吗?

冲田君…的忌日吗…可以去吗?

嗯…已经得到主上的批准了,我也差不多该披上这久违的羽织了【看着人换下西装外套,重而披上浅䓤色羽织,酒红的眸中瞬间多了几分牵挂,顺着清光指的方向望去便发现一丛墓碑,失神地望去,眸中的泪不受控制的流落下来】冲田君…我们回来了,您在哪儿?
安定……走吧,去找总司了【任就人拉着手臂向冲田家累代墓碑从中走去,脑中的记忆如水泛滥般的记起,当然也想到冲田君最终所在之处在哪里,按着记忆所记载的路线走到自己日日夜夜想念之人的墓碑前,任就泪水簌簌落下,蹲跪在墓碑前】冲田君,我们来了,您没想到吧?您的两把爱刃在未来化成人形穿越到现在来追悼您。冲田君,我在池田屋遇见你之后被清光唤醒自己的本意忽而在樱花树下的我们那番话您还记得吧?那时我还沒告诉你我的名字呢…我是大和守安定,你的爱刃哦…,当初在植木屋亲眼目睹您逝去,我很是伤心,一直寄宿本刃中即使已成为付丧神还是接触不了您,更何况是救您…那时不知道为什么想起清光,想着替您找回清光就独自带着本刃寻找清光。找着找着,力不从心就沉睡了,不知道过了多少年终被审神者也是賦于我们身体,如今的主上所召唤,让我和清光得以相见…所以终于如您所愿,我找到了清光。如果按照我们所在的未来时间计算,也就是2205年离您逝去的日子算已经有363年了……没想到,您离开我们已经这么久了…不过您没有被忘记哦,您还成了未来家喻户晓,人们口中的  剑术天才  我有点为您骄傲呢【抬手抹了抹泪后,从怀中掏出一袋金平糖和豆平糖与藏青色御守放置在墓碑前侍品阶上】这是您生平喜欢的糖哦,还有我的愿望,我会一直学习天然理心流,变得像一样强大……【回头抬眼清光的眸里早已湿润,无奈轻笑着】清光?你不跟冲田君说说话吗?

想说的话太多,说不完……想跟总司说的都在这了
【见人跪在墓前,从怀中掏出信封将其放置在墓碑侍品阶上,双手合十,自己也跟随着清光双手合十】
总司——我已经回来了,您所从未见过的未来由我们来见证。愿你在那里一切安好
【两人参拜默祷着却不料时间抑制力快失效,也意味着必须离开此处,恋恋不舍地起身离开此处】
冲田君……
总司……
再见,后会有期

【离开专称寺后与各位集合回到本丸后发现已是午夜,出于出阵归来很是疲惫,正与清光一齐去浴房走去,却没想到放置在庭院角落的被月光照映的昙花正绽放着,惊奇地跑去看着,毕后有点感叹着传说的昙花果然很是美丽,身旁的清光眼眸中的温柔泛滥如水般感叹】

呜哇……好美,不过很奇怪啊,白天听药研说昙花明晚才能开放来着…

嗯——是这样么?看来我们被总司保佑着呢。

【闻言毕,微愣了一下,轻笑着双手合十放于面前低颔参拜着】
谢谢您,冲田君

安愿

※主冲田组  以后有新选组及刃出现
※ooc,小学生文笔,私设如山,架空文,阴阳师设定,阴阳师天才门徒清ⅹ式神狐妖安定。另总司是平京阴阳师,狐妖安定的恩人。有新选组注意(感叹新选组的各位真是多才多义?)
※如不介意小生的文笔,请各位看观往下看

在人心不稳,魑魅魍魉四处作祟的平安京时代,有着一个集中世间的阴阳师们使其一起守护平安京的阴阳寮里,一位寮內敬谓的天才阴阳师室内,一个栗深发色虽身着此位天才阴阳师的门徒独有的淡蓝色狩衣的,但不遮盖他生来的才智英气的少年和一个同样身着淡蓝色狩衣也不遮盖他稍有阳光活泼的性格,但腰间系着红白相间细缨绳和一对狐耳的少年正品着糕点的缘因在门徒跟前毫无警惕反而极其信赖此人般地放松警惕地从脑袋上冒一对近于墨蓝色马尾发色的狐耳正无意地扑腾它那诱人揉摸的狐耳低头继而吃着糕点的狐妖。旁边的栗深发色的人儿正无奈看着他

你呀——一遇到吃的就止不住嘴,吃太多小心变胖,那样就不可爱了哦?

呣……我一直在山里跟冲田君一齐驱逐那些妖怪,我怕干粮不够就让出来让冲田君和其他人了,已经忍了几天没吃东西,难得回来打打牙祭,你就让我吃个够嘛…唔呣——阿步姐做的东西真好吃…唔!咳咳咳咳……

狐妖少年因为边吃边说话的缘故呛到,出于本能赶紧放下点心捂着嘴,慌张地抓起水喝让嘴里的食品使其随着水慢慢咽下后,稍有余慌地抚着心口。在其一旁目观一切的栗深发色人也见此状,脸上有几分被逗笑的窃喜后别过头作平息情绪后,故装起大人的样子咳了几声语气里稍有几分责怪

咳!安定——都说了不许边吃东西边说话,总司的话你不记得了?

哈……?明明是清光你问起我的,你还怪我?再说了,你刚才笑了吧?!装什么大人…

这个名为安定的狐妖少年不屑地半月平着他那湛蓝的眸子瞪着这个坐在一旁的栗深发色的被他称为清光的人,自然名为清光也回敬般地抬手将手轻握拳空出拇指与食指作圈然后在人脑门上一弹,脑袋的主人也作出反应

哼哼——安定?看招!

哼——你干嘛……?唔……嘶——清光!

哈哈果然中招了吧?

你等着——!

两人起身打闹着,等力竭之后放弃你追我赶的游戏,一起躺下头靠头休息,两人抬眼才发现已是下午,清光抬头望着室外那快要下山的太阳,皱了一下他那英气细长的眉,愣了一下后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坐起身惊呼,一旁的安定也应声而起正疑惑眨眨眼

啊!——今天不是……   他低颔沉思
嗯……?清光你忘了吗?今天是冲田君的……

两人不用想也同声异囗道到今天是他们更敬爱的人——冲田总司的生日

(总司的)生日!

我就难怪着为什么近藤先生一大早上找总司……我真是笨啊……

那现在去外面买礼物吧?从永仓先生那听说,爱宕山有庙会,我们现在就去吧?

哈……?爱宕山离这儿远的很……喂!你平嘛拉我?!

你还磨蹭什么?你忘了我是什么了么?  

言毕后扑腾耳朵用食指指指他那狐耳。落毕跑去柜箱里拿出自己的铜钱袋垫量着,心想冲田给他的铜钱幸亏没多花,再加上以前在山上用妖术化成人类的小孩为迷路的人指路,日久天长,人们还以为是山神的使者,传言传出去后,路过此山的人为了图保佑,常常在草从里,树干上,枯叶下留下一点水果和碎铜钱作为报答,天真无知的小狐妖安定当然也是收下了。不过此事被驱妖人知道后,真将安定为缉抓目标。在被追捕过程中受了咒伤在沉山里呜呼着,正当自己妖术漏失已经不能以人型支撑被前来探查此事的阴阳师冲田总司救下。被人带到阴阳寮里才知晓冲田总司并不是可恶的驱妖人而是守护平安京的阴阳师。等警备性解除后才知晓全事的过程,传言也应随消散。传言虽然消散了,山自己自然也不能回了。正当安定想着回兄长身边栖息,却被冲田总司误认他无路可去,便让安定留下与门徒清光一齐生活,安定也是个对人类好奇的孩子,在心里打着他的小算盘想着何乐而不为呢?于是留了下来,跟着清光一起长大,不只是妖术提升也习得了一点益于人的咒术,不知不觉两人当起了冲田总司的小助手,由于安定是狐妖,妖气感知比人类强几倍,又爱闯荡这个优点让安定成了整个阴阳寮人人知晓的“小情报员”

忆着往事的安定眼中的温柔泛出了几分,也鼓动了外出的心。赶紧拿着几张常用守身符和驱妖符与铜钱袋一齐放入布里打结提着。一旁的清光也起身应声而答,

狐妖啊……你难不成……呜哇?!

清光还未反应过来,安定已经拉着清光出门到庭院以妖术引化雾化显狐狐真身,仰头观察天空是否有飞行妖,确保俯视清光,无耐心跺着爪,示意他上来

你好慢啊,明知爱宕山远,还不上来?

那等我收拾衣装才行啊? 言毕指指脖前散出的头发道。

呜哇——!你好烦吶,这样行了吧?! 挥爪一点使妖术令其帮人收拾后衔起清光至背,清光也条件反应抓紧毛以保安全,等反应过来,他们早已腾空已起向爱宕山方向飞去